当前位置: > 网上真钱娱乐场导航 >

张道龙:豪门深似海(下)

张道龙:豪门深似海(下)


【案例概览】咨客是《豪门深似海》上篇中咨客的男友,是一位四十几岁的中年男性,中专毕业,自营公司。咨客女友之前因两人的情感问题曾向张医生咨询过,咨客本人对于两个人的感情问题、女朋友的病情均感到困惑,前来咨询。


【咨询实录】


1.
张医生:你好,我是张医生,讲讲你的困扰吧!


2.
咨客:您好,我们家病人的情况您都清楚了吗?


3.
张医生:对,我已经跟她做过咨询了。


4.
咨客:您觉得我该怎么做呢?


5.
张医生:在我帮助您分析之前,我想先听听在您看来她的问题出在哪?


6.
咨客:第一就是婚姻不顺吧;第二她的家庭背景很好,自己读书也不错,从小到大很顺利,遇到婚姻上的挫折很受打击。


7.
张医生:我觉得您分析得很准,尤其是分析到很多事情和她的家庭背景有关,有的时候好的家庭背景也是一个负担。在您看来,六年下来,为什么这婚姻的问题还没解决呢?


8.
咨客:可能是我们两人的价值观不一样,我一直都是很努力的人,早上很早起来,想着要为自己、为社会做点事。我们俩刚开始谈恋爱的一年是很幸福的,第二年开始就不行了,娱乐上网导航,她跳楼很多次,我们搬了很多次家。在后面的这几年交往中,实际上心底里对她已经不认可了,只是觉得要承担这份责任。我们第一年谈恋爱的时候,她说要很努力,扶植我成就人生的梦想,在事业上辅助我,在生活上照顾我;到后面就不是这么回事了,话说得很好听,却没有实际行动,尤其最让我无法忍受的就是她答应别人的事不去做,这个月答应别人的事拖到半年之后再去做,整天丢三落四。我们第一年恋爱的时候,我说她,她还是听的,确定了关系之后再说她,她就不听了,因为她觉得无所谓。她的工作也不行,不努力,我也给她说了一些方法,没有用,做事越来越拖沓,把我们俩共同的朋友都得罪完了。怎么得罪完了呢?她答应别人一件事,到后面就忘了,人家就会觉得她说得很好,但是没有下文,这样的价值观和我的是完全相反的。刚开始接触她的时候觉得这个人很优秀,深入接触就不行了,不是一个会做事的人,做事一点都不严谨和认真,遇到一点困难就往后退。她后来采取什么办法呢?从第二年开始跳楼、自杀,大概有二十几次,弄得我自己很郁闷。后来这几年我们在一起,她的行为吓着我了,我就不敢跟她提出分手,一直维持到现在。


9.
张医生:也就是说你们俩实际上不是结婚不结婚的问题,你就是害怕惹出事来,所以没提出分手而已,对吧?


10.
咨客:对的,刚开始她也给了我承诺,“我在工作上辅佐你,在生活上照顾你”,生活上也倒无所谓了,她少做,我就多做,家里也都请了阿姨了,关键是工作和事业上,整天丢三落四,说白了,她这种情况如果到其他公司去打工,连个合格员工都不如,肯定要被淘汰的。刚开始,我也是很有耐心地教她一些方法,她呢,跟我在一起后,因为我的条件还不错,就索性不努力、不上进了,有的男人可能也能接受,但是我的价值观不是这样的,我认为一个人不努力做事,将来你的儿子、孙子都会看不起你。如果我能够认可她的价值观,反正有钱就花嘛,但是我从内心是不认可的。她后来采取跳楼、自杀的方法,实际上我这几年的忍耐是非常痛苦的,我本来是想和她分手的,但是没办法。再加上,她的父母很善良,爸爸很努力,靠自己的努力做得很好,她爸爸对她这种丢三落四、做事不认真也不认可。


11.
张医生:我听你的女朋友讲,你是一个非常成功的商人,我还是没明白,你为什么要求你的太太一定是一个好的员工、好的经理,做事一定要达到某个标准呢?太太可以是工作的助手、生活的伴侣,也可以只是生活的伴侣,为什么你找的太太一定要在工作习惯上跟你匹配呢?这是你的唯一要求吗?


12.
咨客:这个事是这样的,因为她的口才很好、形象也不错,我们刚开始谈恋爱的时候,她也说要努力,要如何如何,但实际行动却不是这样的。这样给我们的生活带来很多不开心,比如我们在国外生活的时候,她作为一个大学毕业生,却不能张口讲英语。我在国内给她报了两次学英语的班,她连最基本的生活用语都学不会。我那时候跟她约定了,一天学习一个小时,但是这几年下来了,她还是张不开嘴,她不去学。用我的话讲,她一点毅力都没有。


13.
张医生:一般情况下,普通人希望太太是多面手,你自己事业是很成功,也是个多面手,执行力也很强,过去是靠自己努力奋斗出来,那时候就需要身兼数职,不可能找保姆、找翻译了,但是现在你已经这么成功,你刚才说的事都是工作上、翻译上的事,这些事统统都可以找人做,对你来说也不会负担不了,你为什么一定要太太去做这些事?而不是分开,不同的人做不同的事呢?


14.
咨客:嗯……比如学英语这个事情,她的四级已经考过了,如果是这几年能够每天坚持学习一个小时,她张开嘴讲英语是完全没问题的,不需要达到能用英语工作的水平,只要是生活用语就可以,这样我去商店买东西就简单了。如果我工作上要翻译一份文件,一定要太太把这个攻破,我觉得这是过分了;如果只是上街,应用一些简单的生活用语,她为什么不行呢?


15.
张医生:我不知道你平时是怎么和她沟通的,你刚才提出的要求,这么一堆,我一听都觉得迷糊,但如果你说“你就当我生活中的外语翻译,其他的都不用你不管”,这么说就特别能够调动对方的动力,听起来也不难。但你刚才那么说听起来就比较吓人,好像要“出得厅堂,入得厨房”,在公司里工作也特别优秀,生活中又能是你的助手,这对于一个高干背景出身、从小没怎么吃过苦的女孩来讲,压力特别大,容易产生“破罐子破摔”的感觉。如果就是学会一些日常外语,这听起来并不难,但是这是你的唯一要求,还是众多要求之一?这直接关系到她学习的动力。


16.
咨客:我们在国外生活的时候,家里雇了个保姆,基本生活都不用她管的,在那个地方也没有工作,就是让她每天学上一个小时,我觉得这个要求是我的底线。


17,娱乐上网导航. 张医生:我想问一下,她在大学期间是学的英语专业吗?


18. 咨客:不是,是学中文的。


19.
张医生:这就是问题,我现在明白为什么这么难了。如果一个人过度地学习中文、诗集,就把大脑的语言中枢给占住了,一旦一个人成年人特别好地掌握了一个国家的语言,再去学习另一个国家的语言是非常困难的,这跟小孩子学习外语的情况是不一样的。这样她学习起来就显得很“笨”,一开始的时候中文特别发达,英文就总是有塞不进去的感觉。我总感觉到,是不是你在跟她沟通的时候没有跟她讲,“那些工作的事你就忘了,交朋友的事也先放在一边,家里的家务也不用你管,你就学习些英语当我的‘拐棍’”,“有两件事特别重要,一个是我跟外国人谈事的时候,有些事情我不想让翻译知道;第二,购物的时候不方便总是带着一个翻译上街。”


20. 咨客:说了,这些都说了。


21.
张医生:我在刚才听你从头到尾叙述下来,我总感觉你是把太太也当成普通员工一样要求,你也许说过这样的话,但是你一直在强调的是执行力、价值观等问题,我听起来都特别心潮澎拜,特别想到您公司当雇员,感觉您是个非常好的CEO,但如果您当我的丈夫我就觉得有问题了,我感觉到你是在动员我工作,不是在跟我卿卿我我。


22.
咨客:我现在公司的工作已经停了一年多了,我跟她也讲,别人能做的事情都请别人干,不需要让她那么辛苦了,她自己也是同意的。像我这样的人,自己本身是工作狂,平时那么忙,比如说我的体检报告出来了,你要跟我的保健医生联系一下吧,这些东西只要稍微认真一点是会做得很好的,有保姆,有司机,她只要吩咐一下就可以了。


23.
张医生:对,这里面还是有个角色转变的问题,你现在都已经是半退休状态了,我听起来还是像个正在干活的董事长,好像刚忙完给我打电话的感觉,为什么呢?这种东西已经融入到你的血液里,那你能反过来站在对方的角度想一下吗?她是一个养尊处优、一辈子都在接受别人照顾的女孩,您刚才给她的任务对于CEO来说简直是太少了,在我的眼里也是不难的,但是对于这样一个出身高干家庭的女孩来讲,她可能什么都没干过,现在让她来伺候你、照顾你,可她都是被别人照顾惯了的人。你如果想找一个“服务员”型的人,一定不会是在这种家庭出身里的人去找啊。在你看来这是不难的事,在她就没有养成这样的行为习惯,并不是价值观的问题。你习惯了做事有效率、有计划性、守时守点、一诺千金,这就是你;她出身高干家庭,又是学文的,都是天马行空,“上下五千年,纵横几万里”。在你看来不难的事,在另一个人的眼里可能很难,反过来,让您说点诗情画意的事可能很难,我今天跟你通了这么长时间电话,没感到你的任何一句话和情调有关系,极具逻辑和理性。你们俩的成长环境、后天训练完全不一样,这就是为什么会有问题。不是所有的夫妻都像克林顿夫妇那样,他们俩是法律系的博士同学,一个当总统,一个当国务院总理;还有布什夫妇这样的,太太是家庭妇女,过去最高职位做过中学的图书管理员。这还跟家庭环境有关,所以既有小布什这样的夫妻,又有克林顿这样的夫妻。如果让你整天吟诗作画、诗词歌赋,可能也把你逼跳楼了。


24. 咨客:呵呵。


25.
张医生:你要是这么想就能理解一个人,至于你们俩是否结婚那是你们俩的事。她是学中文的,再学英语自然就会难。一个人往往干一件事特别行,干另一件事就特别难。但是往往自己很行的事,别人做不好,就容易看不过去,单单学外语这个事,你们俩可能都有问题。她养尊处优惯了,让她挑战点困难就很麻烦,但是她也有优点,家庭环境好,口才不错,长相也可能很漂亮,人也年轻,这些“虚”的事都特别好;您是实干家了,“实”的事都做得很好;我就处在你们两者之间,一半是特别能讲,另一半也懂点医学。这就是每个人的人生坐标不太一样,这就是为什么你逼得她总想跳楼,不是你让她跳楼,你对她也很宽容、很照顾,而是她想要的你没有给她,或者你给的不是她想要的,就逼得她没有办法了嘛,尤其是越拖年龄越大,就把自己给耽误了。您刚才问我该怎么办,刚才的分析实际上是在跟你讨论,如果要继续走下来,要怎么培养她,就是先给她一个小的目标,给她稍微宽松的时间尽量去做,还要告诉她为什么这么去做,比如,“我的年龄比你大,万一半夜生病了,那你得帮我”,这样去做动机面询,而不是一下子给一大堆任务。


26.
咨客:问题是她不同意。我叫她把在国内的所有工作全部都放掉,这两三年之内你就每天花两个小时在英语上,我们都达成共识了,就差签协议了,结果只坚持了一个礼拜,我赶紧趁机鼓励一下,没过两个礼拜不干了,你再跟她交流,她说“我要做事业”,就是她嘴巴里、心里什么都想要,但是没有行动。


27.
张医生:对,这就需要有个计划,把几个目标都写下来。你可以和她沟通,“第一,你要是想跟我走向婚姻,先把外语学好;第二,你如果想有个事业,可以有个观察员的位置,董事会你也可以参加,去学习,回来跟我汇报,我们一起讨论,等你能做的时候再让你去做”,这些都可以通过制定弹性的工作制度,多给些时间让她观察等方式来实现,但是告诉她重中之重是先把外语学好。这样她就会有个明确的目标,“我就在这个公司好好做,会有好的位置,我把外语学好,也能走向婚姻”,这样人就有动力。否则,她总是觉得怎么弄都得不到婚姻。


28.
咨客:你说的这个观察员的角色,我就是这样安排的,近两年的时间,所有公司高层的会议都让她参加,重大会议不让她发言,会议报告都发到她的邮箱,以公司高管的职务去对待她,让她有知情权。


29. 张医生:这听起来很好,她为什么感觉不对呢?


30.
咨客:她现在就感觉内心不幸福,事业上辅助这个人、辅助那个人,别人都起来了,这个当了总监了,那个当了副总了,心里就感觉很慌。我就跟她说,“这个事情是有因就有果,流多少汗就有多少收获”,是她把自己搞得不幸福,一点小事就搞得很难受,跟同事关系很紧张。我跟她讲,“你现在不一样了,假设我们结了婚,你就要站在老板娘的角度去看底下的人,他们进步应该是我们高兴的事”,她现在就嫉妒别人。


31.
张医生:问题是,您让她站在老板娘的高度,可是她不是老板娘,这种情况下人就有困扰。她现在讲到所有的不幸福来源于她没有婚姻,我现在听懂了你们婚姻的障碍是在哪,至于你们是否要走入婚姻那肯定是你们俩商量的。我现在跟您讨论一下今后该怎么做。


32. 咨客:嗯。


33.
张医生:第一,您刚才讲的具体的工作安排听起来很合理,但是她有可能没有感受到,因为最想要的东西没有得到,可能就会对其他事情有抵触心理。第二,就是您刚才讲的这些好的方面要继续做,不着急断绝关系,给对方安排一些压力小的工作。第三,我行医二十年,看过一万八千个案例,你的女朋友是属于高危人群,一不小心就会有生命危险,一旦出现这种情况,就会给她和她的家庭带来不可承受的痛苦,给你也会带来很多问题。有三个原因决定了她的高危程度,其一她属于心理上非常不成熟的情况;其二,她家境优越。优越的人反倒容易自杀,大马路上要饭的人往往不自杀,从有钱到没钱的人有可能自杀,一直就没钱的人反倒不自杀;其三,她有新的挫折感,来源于情感的不顺、工作上的压力。以上原因使她成为容易自杀的人群,说不定哪天回家就出现了悲剧,您得想到这个后果,可能是您不能承受的痛苦。所以,要从这个高度上去认识她的问题,她不是普通人群拿自杀来威胁人,而是自杀的高危人群,帮助她度过这个难关,能给的尽量给,不能给的事情你们一起商量,但一定要把这个事情说清楚,不能无限制地拖下去,让她感到绝望。女人过了三十岁嫁人就困难了,过了三十五岁生小孩也困难了,工作上再不顺,回家没法面对父母,人到这种时候很容易绝望,走向极端。


34. 咨客:嗯。


35.
张医生:这些事情你一定要事先想好,你是在商业和做人方面很有智慧的人,事业上取得了那么大的成功,但是从你过去的婚史和处理情感方面的能力来看,是属于平均线偏下的,否则很多问题不会走到今天。走到今天这一步,你也是司机,一旦出了什么事,别把自己总当旁观者、副驾驶。


36.
咨客:对,我是当事人,她现在这样子我也很担心,这几年来我一直都在顾忌她的感受,实际上我心里想的和我表面上说的都是不一样的。我心里并不接受她,但是她毕竟是个弱女子,我也想了很多办法,比如在事业上支持她,让她在事业上找到自己的位置。现在她这么糟糕的状态,我自己也非常着急。


37.
张医生:对,我觉得你做得非常好的方面是带她看医生、支持她、不把她往绝路上赶、跟她耐心谈这个事。但是三十多岁的女人跟二十几岁的时候就不太一样了,把青春耽误了就容易往绝路上想,想不开的人往往是在二十五岁到三十五岁之间。“解铃还须系铃人”,她之所以能走到今天,是你们俩一起把车开到这里的,不是一个人开的,一定要一起商量,一起想办法。所以,做对的事情要继续做,该减压的时候减压,跟她家里多沟通,定期去看医生,这些事情都放在一起会好一些。当然,最重要的还是你们两个之间沟通,其他的人,医生、父母都只能起到一定的作用,但是有总比没有要好。我之后会跟她的主治医生沟通整体的治疗方案,但她的问题需要六个月到一年才能起到效果,不会是几天、几周内就变好,在这期间尽量不要往反了做。我这样帮您分析,对您有帮助吗?


38.
咨客:您的这几点分析还是对我很有启发的,有些事情对我来讲是很容易的,但是她却做不好,所以我内心对她还是有好多抱怨的。这几年,她得了抑郁症,又自杀之后,我心里想的和表面上做得也不太一样,所以我也不太幸福,我看到她那么可怜,又觉得很内疚,觉得很对不起她,当初就不该迈出这一步。相反,有时候又在抱怨她,“你当初就不应该骗我嘛,既要成为我事业上的助手,又要成为生活上的帮手”,她就该给我讲明白了,她根本是做不到的。


39.
张医生:在这段关系中肯定是没有赢家,都是输家。如果站在她的角度看,她也不是故意骗你,是真的这样想的,有这样良好的愿望。在一个没有丰富的社会经验的人眼里,容易分不开什么是现实,什么是理想,误认为自己能做这个、能做那个,实际上没有经过实践的检验。您是久经沙场的过来人,能把现实和理想匹配起来,说一是一,说二是二,有的人想一百,可能只能做十,但她不是故意的,故意的人是明明知道做不了还骗你。在我看来,她还真认为自己能行,实际上是不行的。


40.
咨客:所以有时候我内心就很抱怨她,我觉得她把我们两个都搞得不幸福,另一方面我也很同情她、可怜她,表面上装着安慰她,我自己也很纠结。


41.
张医生:对,能听得出来,但你要这样想是不是就能打开这个心结,她这样一个涉世不深、有良好家庭背景的女孩,她说的事都是良好的意愿,这跟现实没关系,因为她不知道深浅,想做但没做好。我们不能责备一个想做没做好的人,她能力有限,但态度还是良好的。就像你在商业上这么成功,我也不认为你每桩都赢,往多了说十桩能赢九桩,那你也有倒霉的一次。这件事也是一样,不可能你看人个个都能看准,也有可能看走眼了,现在你知道她的真实情况了,就不会被误导了,这样就容易想开;而不是把她想成是故意来骗你,把两个人都搞得不幸福,有这种目的的人,这世上还真不太多,而是想幸福但是搞得不幸福的人比较多。


42.
咨客:另外一点,我们在一起好几年了,我的孩子慢慢发现她是这种工作能力,这种处事方式的人,所以他们反对的声音越来越大。


43.
张医生:这个您还得划一条线,找太太的时候是不需要孩子同意的,这是成人之间的事。您刚才说的能力差,指的是工作能力,但你找的不是工作伙伴,是生活伴侣,太太是房间里的人,不需要大家都来评头品足。家庭的伦理跟年龄没有关系,即使只是相差几岁,如果结婚,也是继母,晚辈不能评论长辈的婚姻,长辈可以讨论晚辈的婚姻,这样划一条线比较有利于处理家庭关系,孩子发表意见时要给他们一个正确的引导。就像美国白宫,两百多人给总统谏言,大家随便讨论,但是总统发完言后就是最后决定了,不存在总统发言后其他人再讲的情况。还是那句话,您找的是太太,不需要大家都来评头论足,也不需要满足各种功能,生活中既有希拉里那样不会做菜的太太,也有布什太太那样专做家庭主妇的。我这样讲,您能够理解吗?


44.
咨客:嗯,对。另外一方面,她的父母那么痛苦,我内心很惭愧,有时候都不敢见他们,她的父母都是很好的人,心地很善良,为人又好,但是她呢,总是要把自己的不开心放大很多倍,即使是正常的时候也是这样。


45.
张医生:对,这些事就得跟医生讨论,怎么能让她看到阳光的一面。就像有个商业上的小故事讲到一批商人到了非洲发现那里的人都不穿鞋,悲观的人就会觉得这下卖不出去鞋了,乐观的人就想每人都至少需要一双鞋那不就发财了嘛。这种情况下,她的父母恰恰是你的同盟军,因为他们更了解自己的女儿,不论未来发生什么事,他们看到你在这么帮助他们的女儿,跟他们讨论治疗方案,最终理解你、原谅你的也会是他们。


46. 咨客:您觉得我该怎么和她的父母沟通呢?


47.
张医生:就是从共同帮助他们女儿的角度出发,不是整天谈能不能跟他们的女儿结婚,“现在先不管我们结婚这事怎么办,有一件事是我更担心的,我想也是你们更关心的,就是她怎么总是寻死觅活地不快乐,我们一起看看怎么帮她度过人生的低谷”,在这个过程中你就能听到一些信息可能是你原来不知道的,双方特别容易形成治疗同盟。


48.
咨客:我两年前也是这么跟她父母讲的,先把我们领结婚证这个事放一放,首先要做的就是帮助她让她有快乐、有幸福感、有成就感,找回自己的自信,也许我们俩以后会很好,也有可能她自己会提出什么想法。之前我一直跟她父母都是这么沟通的,但是我从他们的眼神里还是看到了埋怨,您觉得我该怎么跟他们谈呢?


49.
张医生:一方面要跟他们沟通治疗的进展,另一方面,你们俩的事情也不能无限制地拖延下去,越往后越麻烦。


50. 咨客:她现在的想法是即便分手还要跟我继续过下去。


51.
张医生:她不但想过下去,还想跟您结婚,她的想法我知道了,您能给当然是最好了,如果不能给的话,也得有个时间表,抓紧跟对方讲,“你要怎么怎么做,我们能够走向婚姻”,就像你做生意要有个可实行的目标,娱乐上网导航,还要有个行动计划,否则怎么能知道事情的进展呢。


52. 咨客:她跟您沟通的时候想跟我在一起的比例有多少?


53.
张医生:不存在什么比例的问题,一个女人等你这么多年,她的想法就是想跟你结婚了,至于为什么没有结婚,问题肯定在你这了,当然这之中的障碍是两个人的,并非你一个人造成的。在你们俩去商量这个事的时候,前提是先把她的症状治疗好,把父母当成同盟军,随时报告治疗进展,你跟她的父母都是比较成熟的人,交流起来会更容易,先把家庭的气氛缓和下来,把她的症状治疗好,度过目前最危险的阶段,再考虑下一步,这时候不能火上浇油了。


54. 咨客:对,对。


55.
张医生:我之后会跟她的主治医生再交流,您如果今后有什么新的情况,我们可以再沟通,好吗?


56. 咨客:好的,好的,谢谢您,张医生!


57. 张医生:不客气,再见!


更多精彩真实案例,尽在张道龙督导俱乐部,致电18911076076了解详情!!!

娱乐上网导航 | 娱乐上网导航 | 打造高质量娱乐导航 | 星球娱乐上网导航 | 网上真钱娱乐场导航 | 

返回顶部